王忠厚:艱苦的歲月 珍貴的記憶

來源:青州新聞網     時間: 2019-10-15 09:27:23     


青州新聞網10月15日訊(記者 王鈺瑩 通訊員 段東) 從東夏鎮拾甲路口一路往南,在距離拾甲村村兩委不遠的地方,有一處在竹林簇擁中的院落,推門進去,記者眼前一亮,牡丹、芍藥、白丁香……院子里到處都是手工制作的盆景、圍欄,這座處處都顯示著主人用心的院落,便是94歲老黨員王忠厚的家。

1926年出生的王忠厚是東夏鎮拾甲村人,1949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新中國成立后,長期在拾甲村擔任民兵連長,人民公社時期曾擔任檢查委員會委員。

由于王忠厚老人年齡已經很大,聽力衰竭嚴重,記者與王忠厚的交流全靠“喊話”。當提起自己是如何加入中國共產黨時,老人的回答無比清晰。“咱益都縣解放的早,黨組織很早就組織我們年輕人學習進步,積極向黨組織靠攏。我是1949年3月入的黨,當時是蕭部長和燕部長給我當的入黨介紹人,那時候我還不識字,不知道蕭部長的“蕭”是哪個字,燕部長我能確定,因為大伙都說是燕子的“燕”。后來我繼續上組織開的學習班,認了字,但是蕭部長和燕部長早都調走了,再也沒見過面。”

為了不辜負兩人的期望,王忠厚積極發揮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,在村莊建設中發揮自己的特長,為建設新中國出力。“因為我是黨員,上過學習班,不光認得字,在學習班也學過打槍和一些戰斗技巧,組織就讓我在村里當民兵連長,領著村里的年輕人擁軍護軍,白天保衛生產,晚上帶隊巡邏。”

“那時候新中國剛成立,社會不像現在這么穩定,還有很多來自舊社會的壞人隱藏在群眾之中,因此上級經常組織人民代表大會和訴苦訴冤大會,放手發動群眾,深挖和打倒壞人,破除一切封建迷信。有一年在高柳開代表大會,我是民兵代表,還上臺發了言。”王忠厚頗為自豪地說。

“我在冶源水庫建設工程中擔任了3年的指導員。”老人伸出三根手指說,這是他擔任民兵連長期間參與的最大工程,“當時河壩修建拆了13個村,工程量特別大,路旁的土堆得跟山一樣。”老人雙手比劃著,形容著當時的情景,“那時候生活比較艱苦,只有吃飯時休息一下,天一亮就干活,天黑了才回家。累不累的已經無法用語言描述了。”雖然辛苦,但老人說那些日子是他終身難忘的時光。

“后來到了人民公社時期,我還是檢查委員會主任。”

“檢查委員會委員?”看到記者一臉疑惑,王忠厚耐心地解釋道:“1958年以后,這里是群英人民公社,一共有13個生產隊。為了更好地進行生產,設有管理委員會和檢查委員會,管理委員會的成員基本都是生產能手。我呢,生產技術比較一般,但是對黨絕對忠誠,組織就安排我當檢查委員會委員,負責檢查13個生產隊的勞動紀律、政治紀律等。”

“到了1979年,土地實行生產責任制之后,村里糧食的產量一下子高了很多。咱這里主要就是小麥和玉米,比那十幾年前公社時期明顯地高了。到1981年實行包干到戶之后,大家種地的積極性更是空前高漲,再也用不著我們這些檢查委員了。”

采訪過程中,由于老人的院落沿街,當傳來一陣拖拉機的轟鳴聲時,王忠厚老人說:“現在種地省事了很多,能使這些大機器,我們那個時候是沒有這些的。1970年冬閑的時候,我們組織了一次農學大賽,去填平一個大坑。當時我們出動了200多個精壯小伙子,用了80多輛小推車,前后花了1900多個工時。”回想起當時的情形,老人仍是記憶猶新。看到如今的美好生活,老人更是感慨,“那時候不敢相信會有今天這樣的生活。”講到這里老人抬頭望向天空,沉思了一會,喃喃自語道:“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領導下,相信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。”

編輯:成同坤
文章推薦:

精選專題

  • 青州市水利部門搶抓施工黃金時期,日夜奮戰,趕工期、保質量,全力加快黑虎山水庫大壩加固工程建設進度。

  • 陽光明媚,秋高氣爽,又是一年豐收季。記者來到青州市王府街道井塘村的山楂園里,只見綴滿枝頭的山楂果壓得樹枝彎了腰,正在采摘的果農個個臉上都洋溢著豐收的喜悅。

  • 深秋的譚坊鎮,寒意漸濃,但在青州市譚坊鎮李家莊村棚改安置小區現場卻暖意融融。10月18日上午9時,180戶回遷安置戶早早來到現場,核對信息、交錢、領鑰匙、驗房,體驗寬敞新居的幸福感。






青州新聞網版權所有 網站聲明:本網站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與鏡像

青州新聞網 青州通訊地址:山東省青州市范公亭路東首文廣大廈11樓、12樓

新聞熱線:0536-3262315 聯系我們:0536-3262315

郵編:262500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魯公網安備 37078102000006號 魯ICP備11000130號-1

x
x
吉林快三所有开奖走势图